《重启之深渊疑冢》

《重启之深渊疑冢》

凡人当夏热之时,真气必散,故易中暑。然则熟地正胃之所喜,不独肾之所喜也。

 知水湿或疑燥剂治湿,而湿症不可全用燥也,吾恐燥剂之难执也。 必须同补药用入汤丸之内,则调和无碍,相得益彰耳。

 《内经》云肾恶燥,肾精不足宜枸杞、菟丝、熟地、龟胶、阿胶,又小便自利大便反硬者,仲景用附子、白术,又是以火蒸水,通致津液之法。有如气喘之症,乃肾气之欲绝也,宜补肾以转逆,故必用人参,始能回元阳于顷刻,非人参入肾,何能神效如此。

不知伤寒虚症,必须用参,而坏症尤宜用参也。 或问远志既是心经之药,心气一虚,即宜多加以益心,何故前人少用也?

补中而少增消导之品,补内而用制伏之法,不必全补而补之,不必纯补而补之,更佳也。仲景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,阿胶得阿井伏流之水,性能伏水中之阳;黄连大寒得水之性,故去热;鸡子黄滋补心液。

上法治上焦之毒,宜引而吐之;中法治中焦之毒,宜和而解之;下法治下焦之毒,宜逐而泻之。 苏子、白芥必炒用,与此同意。

Leave a Reply